英超周记:英格兰饱受媒体之苦 国家队快乐时光短暂

这个本来值得庆祝的胜利却被主帅霍奇森的“猴子笑话”冲得七零八乱。霍奇森感叹,这个工作的快乐时光也太短暂了。

三狮军团长期以来承受着来自媒体的压力。每逢大赛前夕,众媒体总喜欢无限憧憬一番,球迷们自然对夺冠信心满满无形中给球队增加了压力。各小报总有本事挖掘球星们各种轶事绯闻,以头版头条的架势充斥全国。

这次霍奇森的“猴子笑话”再次给了媒体大肆渲染的机会。这原本属于更衣室的一个笑话,连当事人汤森德自己都觉得这种事上新闻简直是胡来。不过内部消息流传到记者耳中让人令人唏嘘。中场休息的更衣室里面除了球员以外,还有助理教练或队医,至于谁走漏的风声当然不得而知。不过可以揣测,三狮内部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和谐,而英格兰记者捕风捉影的本领强悍。

前不来梅坏小子阿瑙托维奇本赛季加盟了斯托克后,德国《图片报》的记者致电奥地利人:回德甲吧,你走了我们都没写的了。

在英国鲁尼、特里、吉格斯、阿什利·科尔还有迪福等等一系列球员和“艳”字挂钩的消息当然拥有绝对版面地位。另外你多少岁时当父亲,孩子们的母亲各是谁,小报们都可以挖得清清楚楚——问问斯特林还有阿邦拉霍就知道了。

“阿闹”来了英超,媒体不过就轻描淡写了一下他的坏脾气,把他和巴洛特利比较了一番之后便没了下文。难怪球员说:“真高兴我离开了德甲,我可不想再看到我的负面消息。”

因为在英国有太多更有新闻价值的消息值得小报挖掘,此外他们还深谙贬损平衡之道,一有新星表现抢眼,立即强力追捧。

巴克利和汤森德入选国家队时,媒体称英格兰拥有了新的“黄金一代”。卡里克连忙站出来请求媒体不要捧杀了新人。

“他们老是走极端”卡里克说,“现在有很多才华横溢的新人,但是很容易就飘飘然了。”

当然,哪个国家的媒体不捧自己的球员?谁不希望通过造星加强影响力?然而在英格兰媒体不是把你当英雄就是当罪人,鲁尼和贝克汉姆就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在大起大落之中面对媒体的风吹浪打。英格兰青训出品的基数较之西意德法本来都算少,好不容易出个人才哪里经得起如此折腾。

足球产业在英国尤为发达,联赛商业运作非常成熟,球员进口、培训、加工,出品面面俱到。媒体可再进行包装贴金,顺便捕捉新闻制造“独家爆料”。所以足球在英格兰的性质更近似于商业,其文化属性正在渐渐淡化。

前阿森纳及英格兰名宿坎贝尔最近谈起英格兰足球现状时感叹,如今在英格兰街上都见不到孩子们踢球的身影。

“世界各地——意大利、巴西、德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孩子们在街上踢球,学习技术,练习拿球和角度,学习位置感。”

QPR主帅雷德纳普也表示出类似看法,老雷抱怨,孙儿们整体就关在屋里玩游戏,连话都不跟你讲。孩子们每周二和周四随职业俱乐部训练,之后时间很少碰球。他认为与前辈们比较,现在的孩子们踢球时间少了很多。

而其他国家尤其是在南欧和南美拥有得天独厚的温暖气候优势,街球野球的传统更是代代发扬。即便青训投入有限设施不够先进,孩子们仍然凭借对足球的热爱在大街小巷发挥天赋。一如那些电影中的场面一样:狭窄的小巷,斑驳的墙壁一群孩子们光着脚追赶皮球。

阿森纳另一位名宿,前法国国脚维埃拉目前在曼城预备队担任教练,他认为英格兰足球必须从草根开始。他说在法国,14-16岁的孩子们每天都训练,有时一天训练两次,时间远超过英格兰的孩子们。“在这里,大家把足球看作娱乐。足球应该是一份事业。”维埃拉如是说。

英足总新任主席戴克提前泼了大家冷水:明年夺得世界杯?还是别想了。足协将夺冠的目标定在2022年。德国在2000年小组赛打道回府,德国足协痛定思痛坚决打造青训,当年老迈的德国战车如今人才济济。20年前克鲁伊夫在巴塞罗那打造青训体系,西班牙获益至今。比利时也是在十年前开始投入青训,如今在英超赛场刮起了青春风暴。正如雷德纳普所言,足球应该回到基础,靠吹是出不出来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