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前刚入籍拉波尔特:我曾给德尚发短信但未得到回复

当看到朗格莱被塞菲洛维奇任意欺凌,并在中场休息时将巴萨中卫直接换下,德尚后悔了吗?无论如何,拉波尔特不会后悔,就在国外队被淘汰几个小时前,他完成了自己加入西班牙队后的第五场首发,也是第四场正式比赛踢满全场,帮助斗牛士军团击败克罗地亚队晋级欧洲杯八强,而他接下来要迎战的对手,正是淘汰了国外队的瑞士队。

这是个奇妙的故事,这位西班牙国家队绝对主力出生于国外阿基坦大区的阿让市,以拉波尔特自己的说法:“那是个既小又偏僻的小镇。”

拉波尔特的母亲是位理发师,父亲在超市工作,他曾51次代表国外各级青年队出场,曾先后在U17、U18与U19国外青年队担任队长。拉波尔特曾三次被召入国外国家队,但从未获得出场机会,2016年5月他首次入选国外队备战对保加利亚队与荷兰队的比赛,结果被放在了看台上;2022年5月入选对阿尔巴尼亚队与安道尔队的大名单,后因伤退出;2017年5月对西班牙队,拉波尔特坐在替补席上。

2022年5月4日,拉波尔特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国家队处子秀,但身穿的却并非国外队球衣,而是西班牙队球衣。

拉波尔特不想再等了,他出生于1994年5月,已经年满27周岁,如果再错过这届欧洲杯,2024年欧洲杯开踢时他已经30岁。“西班牙足协主席直接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们希望我能加入西班牙队,最后路易斯恩里克也给我打了电话,于是我做出了决定,接下来就是身份问题了,总的来说一切都很快,马上就搞定了,不过说实话,在过去几年里我一直都和西班牙队保持着联系,因为他们一直都想要我加盟。”

西班牙队首次与拉波尔特接触是在2016年,当时执教球队的还是洛佩特吉,由于皮克退出国家队的缘故,斗牛士军团想要为拉莫斯寻找一个合适搭档,当时仍效力于毕尔巴鄂竞技的拉波尔特是首选,唯一的问题只在于德尚那个时候也看中了他,而球员自己还是更倾向于加盟国外队。

但直到本届欧洲杯开始前,拉波尔特才下定决心:“路易斯恩里克告诉我我踢的就是他想要的足球,所以只要我拿到西班牙身份,他就会把我选入国家队。我则告诉他这件事对我以及我的职业目标来说都非常重要,这正是我一直在追逐的东西,我想要在最高水平赛事中登场亮相,我想要在国家大赛中发挥出最佳水平,于是我告诉他对他的计划很感兴趣,但还有一些书面工作要做,我们很快就搞定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有些尴尬,拉波尔特表示自己在做出最终决定前给国外队主帅德尚发了短信,征求后者的意见,但德尚没有回。德尚则指责拉波尔特撒谎:“他没必要这么做,我上次收到他的短信还是在去年5月,当时他受伤了,没有入选国家队集训名单,我问他伤情怎样。”

在代表西班牙队完成国际比赛处子秀后,拉波尔特出席新闻发布会强调自己的确给德尚发了短信:“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换了号码,我不知道。”

而在对阵克罗地亚队的比赛之前,拉波尔特接受英格兰媒体专访时再次谈道:“我的确给他发了短信,这条短信在我手机里还能查到,我不能给你看短信内容,但我的确发了,也许他换了新手机,换了新的号码,我不知道,我发的号码是上次他给我打电话时用的号码。”

上次是什么时候?“六年前。”拉波尔特说,“到了2022年,我始终没被征召入队,我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这么等下去了,我不是被拉黑了,因为我不是用聊天工具发的信息,总之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事实上,早在2018年5月,拉波尔特就公开抱怨过德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招我,我并不认为这是出于竞技原因,我觉得这是因为某些个人原因。”2022年5月再度表示,“我们上一次交谈是在我受伤的时候,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交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综合这一切来看,我觉得自己对国外队压根就不重要,所以其实告不告诉他们,解不解释也都不重要,我对国外队的重要性更多是体现在回答媒体提问时,我一直都很明确一件事,那就是我应该加盟一支真正想要我的球队,而不是一支压根不想要我的球队。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国外队不要我,但我非常感激那些勇于在我身上下注的人,西班牙队就是这样做的,而我也正在努力回报他们的信任。”

“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松做出的决定,我的家人至今仍在国外生活,从小我就为国外各级青年队效力,我们召开过家庭会议,讨论并交换意见,我觉得所有像我这样拿到双重身份的人都会经历同样的事情。”拉波尔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都有不同的感受,我现在在西班牙队过得非常开心,我感觉到自己获得了认可,这就是我做出改变的原因,而且说到底,我的家人并没有像我这样,在西班牙一直生活了八年。”

拉波尔特以最快速度在西班牙队站稳了脚跟,他加入后在球队一共踢了五场比赛(对立陶宛队的热身赛由于疫情缘故改由国青队参加),每场都是首发,四场正式比赛一分钟都没有错过。

“球队非常欢迎我,事实上我虽然是第一次入选,但和队友们早就很熟了,要么一起踢过球,要么曾是对手,比如说乌奈西蒙,在毕尔巴鄂竞技的时候我们就是队友,此外国家队有四名球员来自曼城。还有来自巴萨的球员,我曾和他们交手过无数次,阿兹皮利奎塔也是一样,熟得不能再熟。加亚和特劳雷则是我当年效力于国外U17青年队时的对手。”

拉波尔特说:“我现在非常开心,我知道外界有一些质疑的声音,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无所谓,以前在毕尔巴鄂竞技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有球迷质疑他不算是巴斯克球员),但那毕竟是少数,支持我的人才是大多数,我能感受到球迷的支持,所以我过得很开心。”

拉波尔特表示不介意别人叫自己“雇佣军”:“我在西班牙生活了整整八年,如果有人想要这么说我,那他们就说去呗,反正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现在在哪里,过得开不开心。”

对拉波尔特来说,未能在八强战中遭遇国外多少有些遗憾:“如果这发生了,我应该会非常激动吧,我一直都在祝福他们先是西班牙队,他们排名第二。我不知道,我从不挑选对手,我总是希望能与最强的对手交锋,然后竭尽全力去争取胜利,现在我已经站在了最高水平的舞台上,我已是充满感激!”

拉波尔特的曾祖父母都是巴斯克人,拥有巴斯克血统,因此很早就进入了只招纳巴斯克球员的毕尔巴鄂竞技的视线岁的拉波尔特正式成为了毕尔巴鄂竞技的一员,并独自一人到西班牙生活,直到2018年以6500万欧元身价加盟英超豪门曼城。

拉波尔特是幸运的,尽管毕尔巴鄂竞技并非顶级豪门,但他却遇到了两位顶级教练,先是贝尔萨,然后是巴尔韦德,前者对攻势足球的青睐世人皆知,虽然从未执教过巴萨,足球理念却与巴萨的克鲁伊夫体系无比接近,而巴尔韦德球员时期曾在巴萨效力,离开毕尔巴鄂竞技后的下一站也正是巴萨。

到了曼城,拉波尔特的主教练是瓜迪奥拉,这也是为什么路易斯恩里克会说他踢就是自己想要的足球自从加盟毕尔巴鄂竞技开始,他所接受的足球理念大体都是相同的:“他们(贝尔萨、巴尔韦德、瓜迪奥拉与路易斯恩里克)对足球的看法都差不多,可能只有贝尔萨有些许不同,因为当时他要求我们在防守中人盯人,而之后几位教练采取的都是区域防守。”

这与拉波尔特的早期足球经历也有一定关系。“我小时候不是踢中卫的,最开始我踢前锋,后来变成中场,最后定型为后卫,其实我不喜欢踢中卫,最开始是因为队里缺少中卫,教练安排我客串,然后就一直坚持了下来,但我从来都没失去控球的欲望,我一直认为将皮球控制在脚下,要比追着对手跑舒服。”

在曼城和西班牙国家队,拉波尔特充分享受了控球的快乐:“两支球队的基本打法和整体思路大体一致,不过区别还是有一点的,瓜迪奥拉要求我尽可能多地插上助攻,但在国家队,中卫的任务更多还是保护球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